这种儿童药已被药监局注销,很多医院还在用,家长要当心了

文章来源:健康时报 2018-10-10 13:45

【字号 打印分享收藏

买个儿童药可真够难的!

本来能买的就不多,现有药品还存在不适用、不能用的状况。

众多家长在孩子用药治疗时可谓是伤透了脑筋!

2018年6月1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公告,新生儿、婴幼儿、孕妇禁用丹参注射剂。

2018年5月29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修订柴胡注射液说明书的公告,其中明确提出该药品儿童禁用。

2018年4月28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修订参麦注射液说明书的公告,其中明确指出新生儿、婴幼儿禁用。

2018年3月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关于修订匹多莫德制剂说明书的公告》,指明「本品可用于3岁及以上儿童及青少年患者。3岁以下儿童禁用」。

……

事实上,知道哪些药以前让用现在不让用、买不到了在某种层面上还算是好的。让家长更苦恼和担心的是,明明被CFDA注销的药,医院却还在堂而皇之地销售。

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只有自家才把孩子当成宝,别人都只当成草?

不受待见的艾畅

9月18日晚间,王晨气愤极了,她告诉39深呼吸(ID:shenhuxi39),当天下午,女儿妞妞不幸感冒,考虑到孩子的健康,婆婆特地带着妞妞去了离家较远的高端私立医院——上海美华妇儿医院(以下简称:美华妇儿)就医。然而,回来后,婆婆将医生开的药拿给王晨看,王晨看完后一时间傻眼了:这不就是几个月前刚被国家药监局(以下简称CFDA)注销的艾畅吗?

2018年6月1日,CFDA正式发布公告:注销小儿伪麻美芬滴剂「常见药品名:艾畅」的药品注册证明文件。

什么是药品注销?根据现行《药品注册管理办法》,注销药品批准证明文件一共分为六种情况:

1.批准证明文件的有效期未满,申请人自行提出注销药品批准文号的;

2.按照本办法第一百二十六条的规定不予再注册的;

3.《药品生产许可证》被依法吊销或者缴销的;

4.按照《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二条和《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一条的规定,对不良反应大或者其他原因危害人体健康的药品,撤销批准证明文件的;

5.依法作出撤销药品批准证明文件的行政处罚决定的;

6.其他依法应当撤销或者撤回药品批准证明文件的情形。

艾畅是上海强生制药有限公司自行提出注销的药品,属于第一种。

为何艾畅会注销?

根据艾畅的说明书可以发现,艾畅是一种复方感冒药,该药主要适用婴幼儿由于感冒或其他上呼吸道过敏引起的鼻塞、流涕、咳嗽等症状,在儿科医生开具的处方和药店所售药品中属于儿童感冒常用药。

艾畅宣传广告。|网络图片

从艾畅的主要成分伪麻黄碱和氢溴酸右美沙芬来看,右美沙芬属于中枢性镇咳药,主要用来缓解咳嗽症状。但镇咳的同时也可能会存在抑制中枢神经,进而抑制呼吸以及窒息的风险。

目前国际主流学术界,对于这一类止咳药物的态度也是一致且明确:6岁以下不推荐使用,4岁以下不建议使用。

伪麻黄碱则是神经兴奋剂的一种,属于国家管制药品,它可能带来的副作用是焦躁、兴奋、失眠、眩晕等。此外,伪麻黄碱还属于减充血剂一类的成分。而在2016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正式发布公告,明确指出

「2岁以下儿童不应给予任何含有减充血剂或抗组胺药物的感冒药」。

但在国内,并没有这样的设定,而药品滥用的结果也给许多孩子带来了不适。广州宝妈李艳表示,孩子5个月大的时候,有一次出现轻微感冒,出于方便考虑,李艳在朋友的推荐下,自行去药店购买了艾畅。吃完药没过多久,孩子就出现嗜睡的症状。

「我按照说明书的描述给孩子吃了一次艾畅,吃完之后孩子就不再打喷嚏、流鼻涕。但接下来的几天,孩子特别嗜睡,一直昏昏沉沉。」李艳很后悔曾经给孩子用过艾畅,但也正是因为过去的经历,此后每次孩子感冒,再拿到医生开的艾畅时,都会毫不犹豫立即扔掉。

事实上,39深呼吸(ID:shenhuxi39)发现,相关用药咨询类平台出现关于艾畅药物副作用的咨询案例也较多,此前公开信息曾有报道:由用药过量等问题导致的一些孩子出现抽搐、心率快、意识下降甚至死亡等严重不良事件。

网络上有不少关于艾畅副作用的讨论。|网络截图

「此前就有很多文章说过这个药有问题,我也看过不少类似的报道。如今,谁也没有想到我家孩子刚刚两岁,医生会直接开这样的药,这不是在拿宝宝的生命开玩笑吗?」

王晨认为,这样的药物医院一定不止开给她一家,此次不幸中招也有可能是医院看人下菜碟。毕竟,在婆婆这样的老人家看来,医生开的药一定是没有问题的,非常安全、可靠。

谁是「违规者」?

然而,更让王晨恼火的还是医院的回复。第二天,一位自称美华妇儿的运营经理陈小姐给王晨打来电话。「医院告诉我,如果家属对该药有疑问,在医生开药阶段就该当场提出,家属应该与医生有充分的沟通,如果家属不同意开,医院一定不会开。」

这位陈经理还告诉王晨,目前,不止美华妇儿一家医院在开艾畅,国内不少儿科医院、儿童医院、妇幼保健院可能都存在开这一药物的现状。

这样的信息,实在让人感到诧异。

冀连梅药师在2012年发文强调不推荐两岁以下儿童使用此类药物。|微博截图

就此问题,39深呼吸(ID:shenhuxi39)联系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上海市儿童医院,两家医院的医务人员纷纷表示,目前医院已经不再售卖这一药物。

然而,有一个妈妈群却传出了艾畅的消息,宝妈刘婷表示,广州许多幼儿园的孩子还在服用艾畅。

「我今天还看到有幼儿园小朋友在用艾畅。其实,9月初我孩子感冒(广州)市妇幼也给我开了这个药,但我没敢用。我知道这个药名声不太好。」刘婷介绍,当时,医生在开艾畅时,刘婷曾经表达过自己的疑问,但医生并没有正面回答,含糊其辞,仅仅说明这是感冒药。

「我说不吃不行吗?医生说这是感冒药,想孩子早点好还是要吃的。所以,我便没再多说,拿了处方,没去交钱,直接离开了医院。」

在调查采访的过程中,王晨、李艳、刘婷都表示对于艾畅被注销的事有所耳闻,但她们不明白,为何艾畅会被注销?为何被注销的药物还能在市面上流通?

针对这一问题,业内某药企相关人士透露,目前需要确认在市场上流通的艾畅生产批号是否是公告前生产的,如果是公告前生产的,医院无责,并不违法和违规,因为在公告生效前,相关批准文号是有效的,该产品依然是合法药品,医院售卖不违规和违法。

「如果患者买到的药品批号是公告时间之后的,即2018年5月31日后的,那么这些批号的药已经不是药品了,医院以药品名义销售可视为销售假药,最差也是违规。」该人士表示,按照惯例,当某药品被注销后,一般是存在某些问题的药品,医院理应原渠道返回,而不是继续售卖,这个是惯例,但目前好像没有相关的国家条文作硬性规定。

「入口的产品基本都是食药监局做审批,药品是药品通路,食品是食品通路,该产品的成分决定了它不可能作为其他普通商品审批和售卖。故而,医院不可以销售公告日期后批号的该类产品。其他渠道也不可以,只要销售,即可视为违法。」该人士说到。

另一业内人士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在他看来,药品申请注册注销不是撤销,更不像很多人理解的从此「禁用」或「被退市」。

药品注销后,不排除市面上还有一部分药品的存量,在临床上仍有使用的情况。|图:quanjing.com

从注销公告之日起企业会停止相应产品的生产和供应,但在注销日前生产的产品都是受药品管理办法监管和保护的合法生产和销售的产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规定,因疗效不确、不良反应大或者其他原因危害人体健康而撤销批准文号或进口药品注册证书的药品,不得生产或者进口、销售和使用;已经生产或者进口的,由当地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监督销毁或者处理。

而根据王晨提供的信息显示,该药生产日期为2018年4月8日。美华妇儿不存在违法行为。

儿童药「无人区」亟待打破

但此次事件的发生,也折射出当下我国儿童药领域的较多问题。儿童药滥用、专用药缺乏的问题可见一斑。

长期以来,我国儿童药品严重短缺,约90%的药物没有「儿童版」。|图:originoo.com

「当前,儿童缺乏专用药,许多孩子在生病去医院就诊配药,但药房没有合适的儿童用药规格,往往只能得到成年人药物,于是只能『吃药靠掰、用药靠猜』,在成年人用药规格的基础上,『自行处理』。」华润三九总裁邱华伟对39深呼吸(ID:shenhuxi39)表示,这也看到儿童药还存在另一问题,厂家出于经济收益问题,不愿进行儿童药研发。

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我国将迎来新生人口的高峰,预计到2024年,儿童人口有望达到2.25亿,人口占比达到18.3%。与此同时,国家、社会及家庭对儿童健康的关注和需求也日益增长。

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下,我国儿童药市场「缺药」的问题日趋凸显。目前,儿童药市场规模约占全国总体医药市场规模5%,儿童专用药物品种少、剂型少、规格少,儿童专用药占比不足批准文号药品的2%。儿童用药市场亟待进一步挖掘。

然而,在儿童药研发上,不少企业却选择退避三舍。

「在新药研发上,儿科临床实验研究面临诸多难题,一旦让孩子签署知情同意书,家长都会犹豫,而且家长也拒绝让孩子进行临床试验,这就直接导致了儿童药临床实验困难。从而,企业在经济回报上大受影响,使得儿童新药研究处于停滞不前的状况。尤其在疾病的高发时期、爆发时期,缺医少药的状况更是显著。」在提及儿童专用药缺乏的原因时,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儿科主任医师吴力群

坦言。

此前,某药企负责人也对39深呼吸(ID:shenhuxi39)表示,与成人用药相比,儿童用药在研发、生产及商业化方面存在诸多难点。

一方面,儿童用药的处方、工艺相对复杂,对口感要求高。另一方面,安全性要求高,对原辅料选择性及质量控制要求较高。

同一成分针对不同的年龄段儿童,需进行不同剂型、规格及口味等相应的药学研究。

同时,研发过程中还存在投入较大、耗时较长、临床试验较复杂等难题。即便研发成功,还将面临市场教育和推广难题。

美国涉及儿童的临床试验占比达到20.74%,远远高过中国。|图:originoo.com

对此,吴力群教授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在他看来,我国在儿童药物的用药剂量及规格上缺乏标准。目前,临床上,许多儿科医生在治疗儿童疾病上,更愿意使用常规药物,但是这些药物大多缺少儿童具体用量规定,更不会明确年龄段。

例如,临床上,治疗新生儿黄疸的中成药,说明书一般规定每次使用十毫升,一天三次。但对于儿童用多少剂量尤其是新生儿用多少剂量根本没有答案。

「正因为如此,说明书不能修改,很多药物注意事项、禁忌、不良反应等尚未明确,这就给儿科医生处方埋下了隐患,也给临床带来很多不良后患。进而导致儿童药物不良反应发生率远高于成人。」吴力群教授说道。

诸如上述的原因,导致我国儿药市场成为「无人区」。如何破解我国两亿多儿童用药难,规范儿童用药的问题,已是迫在眉睫。

(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除专家姓名外均为化名)

Copyright © 1999-2016 HealthTimes All Right Reserved
温馨提示:如果您有任何健康问题均可到网上咨询,向全国专家提问!
本站信息仅供参考_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 ┊ 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_请速与我们联系